少年

也许,当有一日,尘世中,我已忘怀

却依然会记得

这天地,这尘世,曾有这样一个女孩

一个如梦的女孩

那校园中,我迷路般往返而不知疲倦地走

我曾为,这个女孩不以为然

却念念不忘

直到吹散,漂泊,回首,无言

但,我知道,只是如此,罢了

若干年后

在我心,她将只为一个淡影

就像此刻她于我的世界一般

只是,此刻

这个淡影

着有一种干净,浅淡而深沉的颜色

少年,我如是记着这颜色的名

—— 零八年四月二日晩 风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