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恩爱会,破碎那痴缠阴郁

一切恩爱会,
无常难得久。
生世多畏惧,
命危于晨露。
由爱故生忧,
由爱故生怖。
若离于爱者,
无忧亦无怖。

这八句佛偈来自两部佛经。

前四句由西晋的竺法护法师译的《佛说鹿母经》剪裁成,后四句出自唐代义净法师(635-713)译的《佛说妙色王因缘经》 。

前些时日,并不开心,所谓郁气深结,烦躁而阴郁,那古怪的情绪缠绕许久,使我怀疑自己那似乎逝去了的青春期最后一个暗疾爆发。
当时几乎是整个学期最忙的时候,哪里有太多时间来理顺呢?

更何况,我陷于痴缠之中,心甘情愿,而且居然有充满内心的快乐!

天知道怎么这么奇怪。

先是对张国荣、林青霞这样的香港电影时代人物重新迷恋起来,然后又在一本垃圾小说中遭遇了一个令人扼腕的爱情悲剧,从此无可救药地……日日满心是怅惘忧伤。

就危险得像小说里的青春一样。

对此,我感到非常奇怪。毕竟,我老人家许多年不看郭敬明了。

另外,在这之前,我已经重看了一遍《高手寂寞》,这本书于我的影响真是深深。

紧接着,忽然兴致大发,整天琢磨着将过去若干年所看过的所有值得回忆的小说一本一本的再看了一遍。

这样的结果是,我一般温习着若干年来自己于这样的无数网文中消磨掉的光阴和汲取而后遗忘的那许多,一边在似曾相识的青春风雨的时空中沉醉。

长醉不醒之梦!

在那梦中登很高的山,等永远等不到的人。

奇怪的哀伤,奇怪的欢愉,奇怪的天长地久的纠缠、惆怅……

可是,逝去的终于逝去了,所沉湎的,也不过是向来的梦幻。

一切恩爱会,一切梦中的痴缠,一切风华,还有,一切叫人沉沦的哀伤……都已在昨日坠入苍白。

虚空中,还能有什么呢?

在我心中的那一片虚空,或许,连自我也要消泯,这人世的种种怎么还能在。

或许,无法避免浮世中因为感动而动摇、种种情绪如喜、怒、哀、乐、爱、憎、怨……

却不能为此而轻易改变本心。

如果精神的结构完善而稳固,本心澄明通透,坚定本我之信念,就如混沌定了地水风火,不说无边无数无量时空中,几十年人世磨砺冲刷,也能不能动摇一分。

其实知道,如果我于人群中说:无量量劫后,我还是我。

有几个人不会发笑呢?

很多人对我说,人是会变的。

我便不知道吗?

我亦曾对一个朋友说过,那爱,愿牛马视之。

我知道,他怎么会相信呢?

我自己相信吗?

世间的情爱,怎么说她是真实呢?

那无数男女,求的是此生的欢愉,还是无量劫的相濡以沫?

愈或,不过为当时的心动?

我冷眼看他们纠缠,分久或合,合久或分,欢天喜地,不知疲倦……

无数业力在翻滚……

我的道,也许便在这处了。

无忧无怖,哪里管他释家?

至情至性,如何知他是圣人?

至诚之道,当诚于本我,诚于我心的不二真如。

所有愿意说明白的话,已经在开始泄露。

我梦见风花雪夜——

这是一场有预谋有计划有目的的沉沦,我感谢自己终于还是能够脱身出来。